麟潜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分卷阅读9,云泥,麟潜,菊香书屋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,问起是什么内伤,襄夏想了半天,解释说:“房事太过。”

掌柜更纳闷:“谁用?”

襄夏只好道:“我用我用。”

这才在药铺掌柜惊诧疑惑费解鄙夷的目光下拿着药回来。

楚谈疲惫地看了一眼襄夏手里的药:“放那儿吧。本王不舒服。”

“不舒服……”襄夏给楚谈掖了掖被角,端起桌上药碗重新在小炉上热了热,端给楚谈。

楚谈早已难受得没劲儿再爬起来了。

“王爷,您等会再睡,把药喝了。”襄夏伸手扶他,被楚谈拂开了手。

楚谈厌烦地看着他:“你离我远点。”

“错了错了属下错了。”襄夏扶着楚谈纤细的手腕,把人扶起来,靠在自己怀里,端着药碗用小勺一口一口喂楚谈喝药。

“属下知罪,您别气坏了身子,您说您打我两下又下不去手,骂我两句又张不开嘴,踹我两脚还迈不开腿……”

“你才迈不开腿。”楚谈狠狠瞪了襄夏一眼,瞪得襄夏尾巴又夹起来。

第七章

“好好好错了错了。”襄夏一边哄着一边搂着,小勺递到楚谈唇边,“王爷,喝药,听话。”

楚谈靠着襄夏温热的胸脯,颇不自在地偏过头不搭理。

“身子都烫成这样了,快喝了,睡一觉。”襄夏低头哄他,“喝了,不苦。”

楚谈又把脸转到另一边。

襄夏一怔,手上动作略作停顿,低头在楚谈耳边轻声问:“王爷是在跟属下撒娇呢?”

楚谈像被扎着一样颤了颤,紧咬着嘴唇,转过头瞪着襄夏,眼角红红的,像只凶巴巴的小兔子。

“您喝不喝,不喝属下强行喂了啊。”

“你敢。”

“这有什么不敢的。”襄夏端起药碗自己喝了一口,扶过楚谈的小脸,低头含住红润柔软的唇瓣,缓缓把药液哺进楚谈口中。

清苦药味在两人唇舌间弥漫开来,一如曾经逢年过节时的苦中作乐,两人彼此依靠相扶,熬过最暗无天日的一段日子,锦上添花不及雪中送炭,雪中送炭不及同甘共苦。

唇舌纠缠,舍不得分开,许久,楚谈才猛地推开襄夏,脸颊却已经红透了。

“……放肆……”楚谈紧紧咬着嘴唇,仍旧被紧紧抱着,襄夏的小臂紧紧搂在他胸前和腰间,惊慌失措中,听见襄夏贴在自己耳边调笑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耽美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定制老公【双】第一部

粗眉毛

少女惩戒所

甜猫小乖乖

虚拟小程序每晚都会成真(nph)

比库是个苹果头

笼(昼颜大三角)

一帘风月

【桃酷】吃醋

Dear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