光度水文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015,玩家为什么总是看我,光度水文,菊香书屋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我眨了眨眼,镜子里倒映出来的那个人同样也眨了眨。

我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,茫然地抬起头看玩家,而他同时也垂下眼,看着我。

我在突然间理解了他的意思:“……”

玩家问:“看清楚了吗?”

没有比他再明知故问不过的人了。

清楚,清楚,简直都不能更明白。我像被烫到了一般的移开眼。

距离如此之近,我在刚刚才看清玩家表情的一些细节:比如他瞳孔亮亮的,藏也藏不住狡黠的笑。唇角的弧度分明勾着一肚坏水,他到底什么时候想到这个套路的?

现在连煽情都不带这么做了。

老旧的言辞。过时又古早。

——像他从火星挖来的名字一样。

我决心杀一杀他的锐气,一时半会间,却又想不出反击的话。我已经很久没体验到这种失语的感觉了。玩家还不依不饶:“辛迟,辛迟?看到了吗?”

我说:“这像花匠的东西。你从他那里顺过来的?”

玩家的身体随之一僵。

我往旁边看了眼,恰恰好就是花匠的房子窗口,里面传来震天响的鼾声。他的窗户开了一截,窗边摆着盆栽、手表……以及一段空白,很显然,原本上面的东西不翼而飞了。我把手里怀表状的镜子往上面比了比,大小和形状都恰吻合。

玩家终于露出了一点心虚,退一步,又后退一步。

“好啊,赃物,当场抓获,”我朝他比了个口型:没-收。

玩家蔫头巴脑地:“那我要等到什么时候啊?”

我就知道,这种套路他不可能早有准备,所以,一定是听到了我说的话,他才临时起意。

这样一算下来的话,他的道具就不可能是提早准备好的,一定随手从哪里顺了一个。

我说:“等之后我心情好的时候吧。”

其实我现在心情就很好,因为又扳回一城,但我肯定不能和玩家说。

在他眼巴巴的目光里,我挥手和他告别,转头就回去了图书馆。

一夜好梦。

第二天醒来,我听到遥遥的鞭炮声。还在床上的我迷茫了小半晌,随后才晕头转向地意识到:

不知不觉,醒冬节已经到了。

花匠的怀表……镜子,我已经给他放回到窗台上了。

他是个满脸络藤胡的工装裤男人,因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其他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筑巢的祂

若桃李不言

穿进男主传记中的她[六零]

幺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