光度水文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012,玩家为什么总是看我,光度水文,菊香书屋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玩家话音刚落,老莫里斯的脸立刻白了。

他磕磕绊绊地说:“你…你们可别说是我说的。醒冬鼓只是能修好!我只说了这前面的话,可一丝一毫都没提凶手怎样。我可不是在为凶手说话啊!”

这段时间里,因为林塞的逐户审问,大家的情绪都有些紧绷。但这些负面的想法不能指向帮忙来破案的圣骑士,只能归咎到凶手身上。

这个破坏了醒冬鼓的罪魁祸首,俨然已经成为了所有居民的头号大敌,是要众矢之的的。莫里斯担心自己说了凶手的好话,也要一并被牵连进去,花白的胡子摇得像拨浪鼓。

玩家说:“我当然知道,闲聊而已。我绝对不会往外说这件事,您一定放心。”

说完以后,他却轻轻地冲着我眨了眨眼。

唯一没有和老莫里斯见上面的人是林塞,醒冬鼓被破坏的当晚,就是他值守仓库。如果他要划坏再修补,平白给自己增添工作量的话,所有的走访都不必查了。

从莫里斯那里出来后,我摇了摇头:“其实你不该这么说的。”

“老莫里斯胆子很小。不是说他怕鬼、怕打雷、怕鞭炮,而是说他怕事。”

“别人送到他店里的衣服,他一定要仔仔细细地确认过材质才会做,生怕有哪一点剪坏了。只要价格稍微昂贵一点,甚至会让顾客签‘一旦损坏,概不追责’的承诺书。只要一个人产生怀疑,莫里斯就会疑神疑鬼,为了洗清自己‘故意替凶手说话’的嫌疑,他甚至可能会推迟醒冬鼓的修复进度也说不定。”

“……喂喂,”玩家愣住了,“带这么夸张的吗?”

“你以为我为什么没戴围巾?”我白了他一眼。

现在在冬天的尾巴上,大家都穿着厚厚的大衣。我的上一条围巾是林塞从主城带回来的,扎实的羊绒材质。我很喜欢它,戴了好几年,因为急事才选择交给莫里斯,然后就没有然后了。

玩家嘀咕了一句:“坏的好……”

“什么?”我没听清。

玩家立刻大声道:“没有什么!”

醒冬节是全镇人民都在期盼的庆典,可醒冬鼓的修复却很可能关乎着莫里斯身上的嫌疑和信誉。在所有人的期盼和自己的清白之间,他可能真的会选择后者。

不过,看玩家的表情,他显然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一层。

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他的调查。玩家和我对话的时候,虽然在我眼里,他是正常地开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其他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筑巢的祂

若桃李不言

穿进男主传记中的她[六零]

幺宝